<rp id="bjpgl"></rp>
<th id="bjpgl"></th>

    <dd id="bjpgl"><pre id="bjpgl"></pre></dd>
    2024-03-09 農歷甲辰年 正月廿九
    一輩子就想當個好醫生

    李光偉

    我小時候并沒有樹立遠大的目標。在農村讀小學時,我只想多幫母親減輕些負擔,所以認真學習;來到北京讀初高中,曾一度想盡快工作,分擔家里的負擔,但在老師的鼓勵和幫助下又回到學校讀書;學了醫之后,我的目標就是當一個好大夫,也沒想到當專家、做科研。這一路走來,不管是給患者看病,還是做大慶研究、寫文章,或是學習統計學,都是老師、患者、同事不停地推著我往前走??梢哉f,能取得今天的成績,全是在各位嚴師的鞭策下,一步步成長的結果。這一路,關于行醫和科研,我有幾點人生感悟與大家分享。

    當醫生是件快樂的事

    從1971年開始,至今我從醫已經50多年了?;厥淄?,我覺得人生中有兩個階段我充分體驗到當醫生的樂趣,過得最開心、自豪,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好的醫生。

    第一段時間是1973年“回爐進修”后回到東北,我把學到的本領用到了實踐中,成功救治了不少患者。其中有兩個患者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第一個患者是個農村兒童,急性喉炎發作,找到我時已經憋氣到快要窒息。在缺醫少藥、條件簡陋的鄉村,我用刮胡刀給他緊急做了氣管切開,把孩子救了回來。第二位是發生了癲癇連續狀態的患者,在沒有診療辦法可遵循的情況下,經過北京協和醫院“觸類旁通”“舉一反三”的教育培訓,我大膽用藥,使用治療室性心動過速的藥物利多卡因把人搶救了回來。這兩名患者都是我剛剛學會治病的時候,運用突破性的治療方式,在當時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挽救了性命,也讓我這個還不是很成熟的醫生有了職業成就感。

    第二階段是我剛到中日友好醫院當主治大夫的時候。那時候我天天在病房待著,管理所有病人,包括一些疑難的病例。這一階段我充分發揮了所學的知識。當時,我作為內分泌科主治大夫,除了負責內分泌病房,還要經常參與其他科室會診,因此和醫院各科室建立了廣泛聯系。特別是我這邊遇到疑難的患者,一個電話打過去,就能找到一群人過來幫忙,可謂“一呼百應”,感覺整個醫院都站在你的背后支持你,共同去治病救人,這讓我心里無比的踏實。每次遇到疑難病例,我們甚至會直接拿著片子或化驗報告找相關的科室專家一起討論,大家都毫無保留地分享,絕不拖延,解決了很多個人在臨床上無法解決的疑難問題。

    在那段時間里,我發現并診斷治療了中日友好醫院的第一例垂體性甲狀腺功能亢進患者、第一例淋巴細胞性垂體炎患者、第一例胰島素自身免疫綜合征患者,否決了一例轉來我院決定腎上腺手術的皮膚外用藥導致的庫欣綜合征患者……我切身感受到了做醫生可以解決病人的病痛和避免誤診的快樂,臨床工作也十分順利,團隊合作非常愉快,自然而然從心底生出一種當醫生的自豪感。

    好醫生要超越指南

    小醫生按照指南看病,大醫生看病修改指南。如果一個醫生完全按照指南看病,算不上是最好的醫生。我曾經碰到過一個需要手術的甲亢病人,用了藥物以后,白血球幾乎下降到0。如果按照現在的指南要求,需要用“升白針”,數百元一針,療效只能維持3天左右,需連續多次用藥,患者的醫療花費激增。當時北京協和醫院的老師對于這類患者卻有一套花費小、療效好的治療方案,就是用價格十分便宜的強的松(一種腎上腺糖皮質激素類藥物)給患者“保駕”治療3個月,維持白血球穩定上升,待甲狀腺功能正常后再進行手術。不僅徹底解決了病人的問題,還節約了大量的醫療費用。如果按照現在的指南,不給患者用激素,也不推薦用同位素或手術根治,患者就得花大價錢,還不能徹底解決問題。

    隨著醫療指南的更新迭代,雖然現在臨床治療越來越規范了,更安全了,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治療也越來越保守了。以前,醫生是按“機制”看病,查出什么病因就進行針對性治療,解決病人的主要問題?,F在,醫生是按“證據”看病,治療前先看已經發表的相關研究證據,看會不會增加糖尿病等疾病的風險。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臨床治療有點機械唯物論的樣子,某些方面反而是治療理念的退步。最主要的弊病是,有些所謂“證據”多出自資金雄厚的大藥廠資助的、樣本量高達數千甚至數萬人的大型臨床試驗。這在很大程度上剝奪了普通醫生的話語權。

    當然,這和我國的社會觀念也有一定關系。在中國,如果醫生把甲亢治療成甲減,有的患者就會投訴,而保守的法律條文會認定為這是三級醫療事故。在國外新的理念是,如果醫生把甲亢治療成了甲減,就是甲亢徹底根治了,患者每天吃一點優甲樂就行,這是一種十分安全的藥物,也不必經常來醫院看病。

    有的人當了一輩子醫生還是“糊涂大夫”,也有的人當大夫沒幾年就有特別大的進步,成為業內專家。當醫生,特別是高年資的醫生,就是要解決那些別人不能解決的問題,不僅要保持學習的熱情,還要不斷自我總結。當醫生就要學習一輩子。即使已經退休多年,我感到我每天都在進步。作為臨床醫生,我也是比較能接受新觀念的人。每次出去開會,我就專門聽那些跟臨床特別有關系的演講。2018年,當外國人提出“糖尿病治療三部曲”時,我很快學習并積極推廣,即糖尿病治療“三級跳”:第一步是逆轉糖尿病,第二步是血糖控制平穩,第三步是通過打胰島素等方式預防并發癥。

    病人的核心要求是得到最好的治療

    當醫生,最大的困境就是患者不合作。作為醫生,我明明知道這個治療方案對患者最有益處,但他就是不接受,特別是遇到一個你本來可以治好的患者,由于患者或家屬的不接受或不理解,最終沒救治好。這就需要醫生反反復復地做工作。

    在溝通技巧上,一是要將心比心。例如,我會跟年輕的女性甲亢患者家屬說:“如果我的女兒患上這個病,我一定會讓她做手術。因為將來結婚、懷孕時,病情可能復發,那時治療會很棘手?!?/p>

    二是要讓患者看到希望。我一位大學同學的愛人,血糖曾高達十幾毫摩爾/升,一直在吃降糖藥。我看了之后跟他說,她還有希望恢復正常。我給她輸胰島素治療兩周,然后吃點二甲雙胍,十幾年了,到現在血糖一直正常。到我這里看病的患者,大概有1/3經過治療都會恢復正常。每次遇到新病人,特別是得糖尿病時間短的病人,我都會跟他說:“你還有一個機會,將來可以變成正常人(血糖正常),可以不吃藥不打針,你愿不愿意試試?”我這樣一說,幾乎所有患者都很樂意接受我的治療方案。為什么患者依從性高?因為沒有人愿意一輩子得糖尿病,患者看到有希望逆轉糖尿病,就一定會配合治療。

    在我看來,病人最核心的要求是得到最好的治療。即使剛開始不理解,當看到療效之后,他也會理解你的。當然,醫生自己也要有信心,溝通時語氣要堅決,不能猶猶豫豫。醫生跟患者之間的互相信任是特別重要的。信任是基礎,療效是最終目標。

    今后的幾個目標

    今年我已經79歲了,隨著年齡的增長,也將不可避免迎來生命的終結。在今后的日子里,我給自己樹立了幾個目標。

    第一個目標是好好活著,腦子別糊涂。身體健康最為要緊,也要保持大腦清醒,遠離老年癡呆。在日常生活中,我會注意幾點:保持健康的體重,我每周都會稱體重;日常飲食確保均衡;規律地活動,我經常選擇逛街走路,或者到公園散步、騎車,不做強度特別大的運動,量力而行;勤動腦,多與人交流。

    第二個是盡力把我的思想、理念傳遞給學生。人活一世,不能白來。我希望我的學生能成為國家的棟梁,不僅僅是糖尿病治療的專家,更是內分泌領域的專家。我這輩子帶的學生不多,碩士博士加起來才十幾人,但我對學生的要求并不低。首先,要會看病。在我看來,大夫不會看病,在醫院就沒有立足之地,所以我的學生不能當“糊涂大夫”,做什么都可以,但一定要知曉為什么這么做。其次,任何疾病都是科研。大夫看病要有科研的思維,見到一個疾病,要查找相應的文獻資料。最后,不怕苦。當醫生不能怕辛苦,還要知識面寬廣。我會要求學生博覽群書,有時間就要到圖書館去看書。在培養學生的過程中,我會著重培養抽象能力、想象力和團隊合作精神。當然,想要做科研還得學會統計學和寫文章,最好有機會出國訪學,具備一定的國際視野。

    第三個目標是寫一本書。我在構思撰寫一本書,從我的眼光看中國的糖尿病到底往哪走。雖然我國糖尿病防治工作已經做了很多年,但糖尿病發病率還在上升。中國糖尿病的發病率是否已經到了一個平臺期?現在糖尿病的防治難點在什么地方?將來我們應該怎么做?中國糖尿病的問題到底有多大,誰來做預防……這些問題都需要得到回答。

    “功名塵與土,難忘云和月?!焙痛蠹乙粯?,我現在依然忙碌并快樂著!“活到老,學到老”應該是每個醫生的座右銘。(連載32,完。本文由本報記者張健采訪整理)▲

    2021精品国夜夜天天拍拍|性做久久久久久久|亚洲狠狠婷婷综合久久久久图片|国产情侣自拍2021

    <rp id="bjpgl"></rp>
    <th id="bjpgl"></th>

      <dd id="bjpgl"><pre id="bjpgl"></pre></dd>